在家的只有正在读初中和小学的4个弟妹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2-01 15:3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杨某告诉记者,老房子被捣乱已经不是第一次,有好几次回家,东西都被翻的很乱,就连屋门也被破坏了两次。“那天回家又是这样的情况,而且还发现衣柜里的东西被翻的到处都是,被子也不见了,于是气不打一处来,所以当逮住作案者后,才下手比较重,没想到是个小孩。”杨某称,事发后,他并没想逃避责任,也曾请了和骆家关系较好的村民,上门去当说客,希望大家能协商解决,同时,也愿意承担骆大勇的医药费。

踏进派出所,骆林双便看见骆大勇斜坐在值班室靠近门边的床板上,右手抱着左手,右脚伸的笔直,鼻子里还塞有带血的纸巾,挨着一起坐的还有骆小军和他的同学杨云帆。“我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,可3个孩子一句话也不说。派出所民警告诉我,他们偷了村主任的东西,让我先找村主任协商。”骆林双说,得知弟弟犯了错,她便找到村主任道歉,并承诺赔偿损失,村主任也表示同意。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,可从派出所回家的路上,骆林双却发现骆大勇走路姿势奇怪,“他是单脚跳起走的,根本无法双脚着地,我单独问他怎么回事,他才告诉我,是村主任用钢筋打了他。”

经诊断,骆小军和杨云帆伤势较轻,并无大碍,而骆大勇左尺骨中段骨折,右胫骨下段不全性骨折,需要手术恢复。看着曾经阳光、可爱的弟弟,骆林双心疼不已:“纵使弟弟犯了再大的错误,村主任也应该以教育为主。作为家长,我们监护不当,该承担责任,但村主任也该为自己的暴力负责。”

记者随后从水潦派出所了解到,3月13日晚上9点过,派出所民警接到村民报案称岔河一社杨某家被盗,当与报案人一同赶往现场后,发现杨某已经抓住了小偷,小偷分别是骆大勇、骆小军、杨云帆,民警到达现场并未见小孩有明显外伤,后民警把小孩带回派出所通知其家属带回教育,当天晚上骆大勇的姐姐和杨云帆的母亲把三人带走。经派出所调查,杨某在追小偷的过程中用钢筋打伤了骆大勇,目前,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据骆林双回忆,事发时间是在2015年3月13日,弟弟骆大勇(化名)和骆小军(化名)因早上起床晚了,害怕上学迟到,便逃学到村主任杨某的老房子打发时间。“因为村主任的老房子没住人,他们就擅自拿了房屋里的被子,在房屋背后的大沟里休息。直到中午接到老师电话,我才知道他们没有去上学,于是到处寻找。可能担心回家被我骂,他们一直在外呆到了晚上,也没敢回家。”骆林双称,自己听见弟弟同学杨云帆(化名)的哥哥说,两个弟弟在水潦乡派出所,她才急忙赶了过去,“那时已是晚上9点过。”

接受记者采访时,岔河村村主任杨某也承认了自己的过失:“当时天色已晚,为了逮住偷东西的人,我也不敢用手机照明。因为老房子正在装修,我便随手捡起一根钢筋追了过去,分不清是大人还是小孩,逮住小偷后,我就敲了下去。”

骆林双是叙永县水潦彝族乡岔河村村民,家里共有兄弟姊妹7人。作为老大的她,为了供弟妹上学,常年在外打工。“不止我,父母和二妹也是一样,在外务工挣钱,每个月往家里寄生活费。”骆林双告诉记者,因为三妹已经上大学,在家的只有正在读初中和小学的4个弟妹,其中最小的两个弟弟,一个13岁,一个11岁。家里没有大人,生活学习全是4个孩子自理。

“我去医院看过孩子,他们家里去找派出所反映医药费不够时,我也出了钱。如果最终协商无果,那也只有走司法途径,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。”杨某说。